酷儿论坛 MOTSS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酷儿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505|回复: 1

[原创文字] 游山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4-28 22:59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酷儿

x
本帖最后由 yinxingshu 于 2015-5-9 22:16 编辑

       我决定去看看不远的一座寺庙。在某个烟雨迷蒙的早晨,从窗户里传来阵阵的诵经声,悠扬迷荡,听后有魂飘飘的感觉,神圣且庄严。
  
       天气晴好,风和日丽。我慢慢悠悠地走着,走了半个小时,来到离寺庙不远的山脚下。问了两个中年妇女,应该怎样上山。我沿着山脚下一条水泥路而上。水泥路的两旁植被渐渐丰茂;水田、梯田、池塘鳞次栉比;农作的老乡悠闲地懒懒散散地干活。有个背竹筐的老大爷和我一路,站到前边,与山坡坡上一个砍青竹的人闲聊了几句,用浓重的四川方言。

       我十分开心地观察路边的每一株植物,有的从来没见过;我抚摸他们,亲吻他们,嗅闻他们的香气,感触他们的绿色和清气。通红发紫的桑葚不时出现在茂密的树丛中。半路上,有个脸搽得很白的大妈在路旁摘莴笋;莴笋极青嫩,真想全抢过来像兔子一样生吃了。

       寺庙的路口是陡峭的山坡。寺庙还正在修建中,我带着仰慕和赞赏的心情参观了下还未竣工的房子。我没这个本事,堆这么多的砖,不会倒塌,坚固地可以住人;并且垒得极很笔直,都是几何直线。

       渐渐爬上山,有个矮棚房子住着一家人,一个少年正在取水。矮棚门口卧着一只非常可爱、非常特别的狗,是个独眼龙;一个眼睛像大熊猫一样有个黑圈;胖乎乎、圆嘟嘟,真是可爱极了。大概是刚吃完饭的缘故,独眼龙懒洋洋地对我这个陌生人的来访爱理不理,象征性地叫了一下,打算站起来但身子没动。我非常喜欢它。

       然后出现了一排逼仄、陡峭的石阶,石阶两旁种着不俗的植物。我拾阶而上。刚走到大雄宝殿的门口,一只非中国土狗、咖啡色小痞子样的小狗就气愤地大声叫起来。它在另一个阶梯底下,看到我后,一溜烟地很敏捷地爬上阶梯(四只脚用起来很方便),迎面对着我大喊大叫,但内心又十分胆怯,一边叫一边往后退。看它个头小、心地也不坏,我不怕他,对他的示威不屑一顾,继续往前走。他气愤地跟在我后边,不停地叫,好像是说:怎么?你没听到我在叫?这是我的地盘,快给我走开!你怎么还没有要走的意思?

       大雄宝殿造价不菲,我想起了离这里不远,历史悠久、文脉卓著的缙云寺破败的场景;为什么缙云寺募不来这些钱修缮一下。缙云寺不是一般的寺庙。民国时期缙云寺的汉藏教理院,可能是当时全国最顶级的佛学学术研究、佛学人才培养基地,如今却很破败。石碑字迹风化严重,难以辨认。匾额掉漆。木质建筑外观也很是破落。

       寺庙有黑板报。黑板报的图画作者是个有绘画天赋的人,寥寥几笔粉笔能把菩萨、观音、老汉、老妇的形象给展示出来,跪拜、坐姿十分逼真。黑板报上的佛理小诗、偈语,内容和形式也基本不落俗。到处都有能人,即便是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庙。

       有几间简陋的宿舍,宿舍门口贴着很可爱的小和尚画像,手指放在嘴前,做着“嘘”不要大声喧哗的动作。在这里住着真是十分安逸。

       我逡巡了许久,然后读了大雄宝殿门口的佛经《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》。《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》比喻非常新颖、贴切,具有震撼力。有关佛经,我有很多感受想写,今天就不写了吧。

       我羡慕这里的土著,也同情这里的土著。山川秀美,参差不齐,高矮不一的绿色丘陵连绵、横亘在视野。到处是生机盎然的小盆地;到处是奇花异草和池塘小河。然而,这一切田园风光都将成为历史,作为城乡结合部,这里的自然和天然正在迅速被城市化建筑蚕食。我带着矛盾的心情观察这一切。

       下山后,我本想打道回府,回去吃晚饭,但有一条很妙的山间水泥路吸引了我。我沿着路走,路两边不时出现通向绿色丛林的小路。我走进其中的一条小路,攀上丘陵,身边是一颗颗野生的果树,一行行绿色的菜畦。我喜欢走没人的路、看起来深邈的路。我沿着野草丛生的、勉强可见的小路走。我发现一处野花攒头的小密林,淡黄的野花像繁星一样点缀在绿色的树和草之间,花香扑鼻,清新绝丽,素雅不媚,至纯至洁;写到这里,我泪水都要下来了;我恍惚如在世外仙境,不知有我,不知所处。

       我走出小路,沿着水泥路走。春天的花香淡淡地充盈着空气,温和的风,绿色的草丛,池塘、小河。我走进路边的另一条小路中,往丘陵上攀登。兴尽往回走的时候,脚踩一处草丛,没想到底下是悬崖,一脚落空。我笨重的身体被重力玩弄起来倒挺利索;我摔倒了,在草丛里打了个滚,浑身沾满了草香和泥土。我手里抓着草和泥,惊魂地躺着。我没出事,反而很开心。

       到处都是野桑葚,但我不敢吃。我都快馋死了,可是我怕有农药。我找定了一个非常难走的地方,一条路都没有,绝对不可能有人去,那里有一颗桑树。我十分小心地探路,怕踩到井或者悬崖。即将到桑树边上的时候,有一丛丛很高的、枯萎的野草,笔直的秸秆林立着,看不清底下有什么。我一踩下去,感觉不好——下边是沼泽……我的鞋子刚刚陷进去,都是泥巴;惊魂未定,我立刻抽身而出。这野桑葚我是吃不成了……

       我穿着泥鞋子,继续沿着水泥路走。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像这里的土著一样,住在这种地方,有饭吃、有水、有树、有山;劳动之余,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研究,有文献看。我太羡慕他们了。我不想做这个时代的草、树或者昆虫,它们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       我走了很远,看到了很多。池塘,鸭子,小狗,新鲜的野菜,小巧精致的菜畦,施肥的老人。有一只特别可爱的小白狗,一只大狗调戏它,它不太愿意搭理,勉强应付一下,然后匆匆忙忙嗅来嗅去找吃的。有几只鸭子非常快活地在水里扎猛子、甩头、东张西望;这几只鸭子真是太快活了。我想起小时候几只可怜的鸭子,没有一点水供它们嬉戏,但鸭子的扁嘴和水是绑在一起的,它们天性需要水;这几只可怜的鸭子在我的童年记忆中是难以抹去的忧伤。

       我手里抓起路旁边的石头、草的秸秆,一边把玩,一边走。我抚摸路边的植物,碰碰它们的叶子,拽拽它们的秸秆。在牵住一条藤蔓拉扯的时候,几根刺刺入了我的皮肤,我十分小心地把它们一个个拔出来,火辣辣地疼。

       我走到了以前看上去远远的、崔巍的山群的脚下。这连绵的山群估计有十几公里长,一千米高。我找到一条通向这山群中一个小山的阶梯,可实在没力气了。我准备找个合适的时间,从这个阶梯上山,然后沿着十几公里的山群走。我一定要走。

       这一天我非常非常开心。虽然鞋子湿了,摔了一跤,手也刺伤了,但真地非常开心。但也很难过,你想想,我徒步能来的地方,还能算干净的地方么?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2015.5.9









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5-9 22:06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yinxingshu 于 2015-5-9 22:17 编辑

      我逡巡了许久,然后读了大雄宝殿门口的佛经《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》。《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》比喻非常新颖、贴切,具有震撼力。有关佛经,我有很多感受想写,今天就不写了吧。

      我羡慕这里的土著,也同情这里的土著。山川秀美,参差不齐,高矮不一的绿色丘陵连绵、横亘在视野。到处是生机盎然的小盆地;到处是奇花异草和池塘小河。然而,这一切田园风光都将成为历史,作为城乡结合部,这里的自然和天然正在迅速被城市化建筑蚕食。我带着矛盾的心情观察这一切。

       下山后,我本想打道回府,回去吃晚饭,但有一条很妙的山间水泥路吸引了我。我沿着路走,路两边不时出现通向绿色丛林的小路。我走进其中的一条小路,攀上丘陵,身边是一颗颗野生的果树,一行行绿色的菜畦。我喜欢走没人的路、看起来深邈的路。我沿着野草丛生的、勉强可见的小路走。我发现一处野花攒头的小密林,淡黄的野花像繁星一样点缀在绿色的树和草之间,花香扑鼻,清新绝丽,素雅不媚,至纯至洁;写到这里,我泪水都要下来了;我恍惚如在世外仙境,不知有我,不知所处。

      我走出小路,沿着水泥路走。春天的花香淡淡地充盈着空气,温和的风,绿色的草丛,池塘、小河。我走进路边的另一条小路中,往丘陵上攀登。兴尽往回走的时候,脚踩一处草丛,没想到底下是悬崖,一脚落空。我笨重的身体被重力玩弄起来倒挺利索;我摔倒了,在草丛里打了个滚,浑身沾满了草香和泥土。我手里抓着草和泥,惊魂地躺着。我没出事,反而很开心。

      到处都是野桑葚,但我不敢吃。我都快馋死了,可是我怕有农药。我找定了一个非常难走的地方,一条路都没有,绝对不可能有人去,那里有一颗桑树。我十分小心地探路,怕踩到井或者悬崖。即将到桑树边上的时候,有一丛丛很高的、枯萎的野草,笔直的秸秆林立着,看不清底下有什么。我一踩下去,感觉不好——下边是沼泽……我的鞋子刚刚陷进去,都是泥巴;惊魂未定,我立刻抽身而出。这野桑葚我是吃不成了……

      我穿着泥鞋子,继续沿着水泥路走。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像这里的土著一样,住在这种地方,有饭吃、有水、有树、有山;劳动之余,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研究,有文献看。我太羡慕他们了。我不想做这个时代的草、树或者昆虫,它们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      我走了很远,看到了很多。池塘,鸭子,小狗,新鲜的野菜,小巧精致的菜畦,施肥的老人。有一只特别可爱的小白狗,一只大狗调戏它,它不太愿意搭理,勉强应付一下,然后匆匆忙忙嗅来嗅去找吃的。有几只鸭子非常快活地在水里扎猛子、甩头、东张西望;这几只鸭子真是太快活了。我想起小时候几只可怜的鸭子,没有一点水供它们嬉戏,但鸭子的扁嘴和水是绑在一起的,它们天性需要水;这几只可怜的鸭子在我的童年记忆中是难以抹去的忧伤。

      我手里抓起路旁边的石头、草的秸秆,一边把玩,一边走。我抚摸路边的植物,碰碰它们的叶子,拽拽它们的秸秆。在牵住一条藤蔓拉扯的时候,几根刺刺入了我的皮肤,我十分小心地把它们一个个拔出来,火辣辣地疼。

      我走到了以前看上去远远的、崔巍的山群的脚下。这连绵的山群估计有十几公里长,一千米高。我找到一条通向这山群中一个小山的阶梯,可实在没力气了。我准备找个合适的时间,从这个阶梯上山,然后沿着十几公里的山群走。我一定要走。

      这一天我非常非常开心。虽然鞋子湿了,摔了一跤,手也刺伤了,但真地非常开心。但也很难过,你想想,我徒步能来的地方,还能算干净的地方么?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5.5.9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酷儿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酷儿论坛 MOTSS  

GMT+8, 2020-3-28 19:52 , Processed in 15.105756 second(s), 18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